激光改变生活—— by 林佩君
2017-02-15本站518

激光改变生活

“我想要你—看着我的眼睛—说爱我!” by 林佩君

紧张!林佩君觉得自己从未这么紧张过,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逃跑!透过手术室的落地玻璃,老公对她求助的眼神报以鼓励的微笑,似乎在说:想想这段时间来眼睛受的罪吧,还有,如果现在当逃兵,以后的麻烦会更多哦。林佩君做了一个深呼吸,终于还是乖乖地躺到了手术床上。

虽然手室里弥漫着轻柔的音乐,主刀的高森医生也不断温言劝慰,但她还是无法放松,已经点了两次眼部麻药,可是刚将开睑器放到她眼眶里,她已使劲喊痛了。让她双眼注视上方的红点,她却忍不住眼睛乱转……无奈之下,高医生不得不停下来,让她考虑清楚,到底手术还做不做?她沉默片刻,开始集中精神望住那个红点……

林佩君是那种对疼痛特别敏感的人,小时候每次打针她都是能逃则逃,逃不掉也一定会折腾够才让医生“得逞”,今天,她居然会到太学眼科做激光近视手术,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三年前,老公任总经理的上海三宝建设公司准备投资好几个亿与宁波市政府共同建一座宁波的写字楼,于是林佩君随夫从台湾来到了宁波,并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宝宝。

第一次见面,我一愣:哇,长得好像徐若萱哦,眼睛好大好漂亮!“幸好你不戴眼镜,要不就太可惜了。”我对她说。结果她狡诘地一笑:“哈,我都戴了十八年隐形眼镜了,一个星期前刚做了激光近视手术。”

原来,八十年代的台湾相当流行戴眼镜,看过当时琼瑶片的人肯定会有印象,片中男主角常常戴着大框眼镜,温文尔雅的样子俘获了不少少女的心。当时的眼镜热可是男女通吃哦,就连读国小五年级的林佩君也为被拉下水,对家人谎称近视,然后如愿以偿地戴上了眼镜。不久后,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眼睛其实很美,于是开始改戴隐形眼镜。

几经折腾,假近视变成了真近视,但林佩君仍然很得意,身边不少朋友因为长期佩戴隐形眼镜,眼睛常常干涩发痒,甚至角膜发炎、角膜溃疡,但她却一直“百毒不侵”,所以,她本来打算戴一辈子隐形的。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

那天,她从宁波一家大型眼镜店取回送去清洁的隐形眼镜,戴上后从未有过的事情发生了。眼睛突然变得又痒又痛,眼前也一片模糊,她吓坏了,赶紧取下眼镜,眼睛却已红得像只兔子了。当时天色已晚,怎么办?她老公立刻想起了他的台湾朋友——宁波太学眼科的陈总,赶紧电话求救。陈总教了他一些应急的处理办法,并建议他第二天带林佩君来眼科检查。

第二天的检查结果是——林佩君患了角膜炎,估计是隐形眼镜消毒时交叉感染引起的。这下她为难了,以后怎么办?继续戴隐形吧,实在有点怕怕,如果戴回框式眼镜那更是一百个不情愿。

根据她的情况,太学的医务副院长张丛青为她提供了两套解决方案:一,改戴RGP硬式隐形眼镜。一般来说,良好的软式隐形眼镜透氧系数(DK)也只有20,而RGP能达到140,高透氧性大大降低了角膜水肿、角膜炎等眼部疾病的发生率,对控制近视度数加深也很有效果;二,做激光近视治疗(LASIK),一劳永逸地与近视说拜拜。

对LASIK林佩君是相当熟悉的,因为这种近视治疗方法在台湾相当普及,技术上也很成熟,她的亲朋好友中不少人做过,效果都很好,要不是隐形眼镜一直没给自己惹过麻烦,她说不定早就做了。考虑到太学眼科同样源于台湾,设备和医生素养都很好,当然,价格也只需台湾本土的三分之一不到(在台湾双眼做LASIK需人民币15000元),林佩君决定——做LASIK,并为自己的勇敢自豪了好一阵子。

但是,术前的详细检查显示,林佩君的近视度数为左眼525,右眼575,加之戴了多年的隐形眼镜,角膜已经很薄了,只有480微米(μm),做常规LASIK估计无法达到理想效果,必须做超薄瓣LASIK。超薄瓣LASIK对医生的手术技巧要求相当高,因为要将角膜瓣厚度控制在110μm以下(常规LASIK的角膜瓣厚度在130—160μm之间),再完成激光治疗。幸好,太学眼科的两位专家——高森和张丛青多年来通过不断的对外技术交流,同时苦练手上功夫,终于熟练地掌握了这一技术。现在他们已能得心应手地将角膜瓣厚控制在70μm—100μm以内,使许多因角膜偏薄、无法通过常规LASIK矫正的患者同样能获得矫正效果。

走出手术室后的五个小时里(主刀医师高院长嘱咐她说术后五小时内眼睛可能会有不适感),林佩君仍然没能走出那种刻骨的紧张,她几乎每隔十分钟就要问一遍:“我的眼睛不会瞎吧?”

五个小时一过,似乎刹那间神光一现,林佩君突然就觉得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周围的一切清晰得有点不真实,她乐坏了,拽着老公就跑去逛城隍庙。城隍庙霓虹闪烁,似乎都在为她的眼睛重获新生而喝彩。她灵机一动,对老公撒娇道:“马上过新年了,这次你送我什么新年礼物?”看着眼前童心未泯的妻子,老公反问:“你要什么?” 林佩君望住老公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想要你——看着我的眼睛——说爱我!”